rb88体育 >娱乐 >Kwong Wah >

Kwong Wah

2019-10-09 12:07:05 来源:工人日报

  

文:林瑞木

509大选后,青年及体育部大砍国内许多青年组织的行政拨款,对青年组织造成打击。如今,政府再修改2019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,把青年定义从岁数上限40岁,下降至30岁,这无疑是捂住青年组织的最后一口气。

首先,法案修正后,我们马上就会看见青年组织面临三大严峻挑战。第一就是相信超过一半以上的青年组织将因为年龄上限的下调,达不到法定的会员人数,最终沦为成为非法组织,面对关闭危机。

第二,即使该青年组织刚好凑足人数,可以勉强存活下来,也很大可能面对无人能够出来领导的窘境,就算有新的接班人,但对于18至30岁的领导来说要带领一个青年组织甚至成为中央领导,全国跑透透,谈何简单。要寻找行政经费都将是一大考验。

第三,把年龄上限下降到30岁以下之后,30岁到40岁之间的人士,他们该何去何从?

- Advertisement -

大家都知道,30到40岁之间,是人一生中最有活力及精力的最佳状态。如今他们突然被排除在青年年龄以外,除了一窝涌的去跟资深领导竞争。不然刚储备好领导经验正要冲锋陷阵的他们,现在正被政府浇灭他们的热情,抹杀他们服务社会的黄金期。

试问青年及体育部修订这项政策时,是否有为30岁至40岁年龄层的社会人士做好准备?或是有任何计划让这群人继续服务及贡献社会。

2007年时,青体部已曾修订法案,将青年年龄重新定义,原本45岁以下的人士还算是合法青年,最终年龄限制改成15岁至40岁。

当时的前朝政府在修订法案后,曾给予青年组织种种协助包括行政拨款,在经济上扶持青年组织的前进,但当时的种种努力还是让一些青年组织喘不过气来,元气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,就如青体部长所说有2000多个组织的青年组织被注销及冬眠。

如今再下调年龄上限至30岁,等于要了青年组织最后一口气,财力和人力上,政府都在打击青年组织的成长。

话说回来,15岁到30岁的年轻人,大部分都在求学阶段,或者刚刚从学校毕业,正要迈向人生另一个里程碑,在事业方面才刚要打拼。

如果要他们把时间、精力和金钱放在组织上,肯奉献的意愿是非常有限的。尤其是大型青年组织的领导层,可以从县级、州级到全国,如果要一个刚进入社会的青年领导全国的或全州的青年组织,要他们全国跑透透去了解各州分会的情况,事业刚起步的他们是否有足够的时间与财力。过程并不简单,这需要很多的心思、财力和时间。

如果要效法国外的青年组织趋势,青体部就要有更周全的规划,修改法案后也需固定拨款给合法青年组织的行政开销,他们才能更专注去推动组织的发展,而不是继续让青年组织自生自灭。否则要15岁到30岁的年轻人发展自己学业、事业与家庭之余,还要为组织的经费来源头疼,结果将是两头不到岸。

- Advertisement -

2019年青年组织及青年发展修正法案早前在国会一读之前,我与大马青年理事会以及青年咨询理事会,都有向政府表达许多意见与看法。最主要是希望政府三思,即使当局说下调年龄上限至30岁是符合国际趋势,但最终还是要看回我国现有国情是否适合。

我们希望如果政府真的要调整青年年龄,可以先降至35岁,然后再观察青年组织的能力,再做探讨。因为依据我国现有国情,还不容许青年年龄上限下降至30岁。令人感到震惊的是,在刚过的五月十五日青年日庆典上,青体部长在致辞时还表示会先把上限年龄定在35岁,同时在做任何决定前跟青年理事会讨论,但是最终却在没有任何协商下带上国会通过。

政府尤其是青体部应该想尽办法扶持青年组织,帮助青年组织扩大及活跃,而不是想方设法怎样来消灭青年组织的热情,给青年组织的发展设下一关比一关更难的障碍。

(责任编辑:蒯貔)
  • 热图推荐
  • 今日热点